Menu:


点击最多

  • 半干旱地区占21.7%
  • 业内人士分析
  • 综合该4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
  • 让你们没脸见人
  • 推荐阅读

  • 业内人士分析
  • 半干旱地区占21.7%
  • 综合该4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
  • 让你们没脸见人
  • 让你们没脸见人

    2020-06-11 23:34

    “不去,我就对你们家里人说,就说你们在这里卖淫,让你们没脸见人。”黄姐很快露出了真面目。她的侄子还强行取走了三人所有生活费用,让她们寸步难行。

    小琪说,一起到台州去吧,在那里可以挣大钱。三个女孩没出过远门,信以为真,答应了。她们瞒着家里人,偷偷出发了。

    来到椒江后,在黄姐的花言巧语下,小琪也沦为卖淫女。但人还是不够,黄姐又叫她回去多找几个人过来帮忙。

    就这样,同为贵州铜仁江口县人的小丽,辍学跟着黄姐来到了台州赚钱,一起来的还有小丽的姐姐。

    一天,黄文平对几个打工的侄子说,以前她认识的几个老乡,这几年赚到大钱了,都是组织卖淫的,日子过得很潇洒。

    今年4月中旬,小琪回家后,很快找到想出来打工的同村的小琴,小琴又介绍了小兰,小兰又介绍小荣。三人当时都还在上学,家庭经济状况不好。

    “往哪找人呢?”侄子问。“到老家找几个少女到台州,这样来钱快又能赚大钱。”黄文平说。

    黄姐叫黄文平,37岁,贵州铜仁江口县人,多年前嫁到了台州,她的几个侄子近几年一直在台州打工。

    很快,她们被带着卖淫。由于生意好,人手不够,黄姐让小丽去老家再找几个女孩子。小丽答应了。她想到了同村的同学小琪。

    小琪的家境并不差,但她的父母在城里做生意,一直忙着管不到她。

    听说要去当坐台小姐,三人不愿意。黄姐继续劝说:“别人有钱,你们为什么没有?你坐台坐一段时间,等有钱了就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    这时候她本该在读初中,可家里穷,她总想出去闯闯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认识了老乡黄姐。

    小兰记得,那天黄姐联系了一个30多岁的男子,男子开车把她带到了一家宾馆。完事后,男子把她送了回来。那天晚上,小琴也是异常难受——她被一个40多岁的男人折腾了半个多小时。小荣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。

    为了赚更多,黄姐让侄子从市场弄来黄鳝血,由她通过电话、短信、微信联系嫖客,声称这些是“处女学生妹”。生意谈成后,再由侄子等人将少女送到椒江、路桥、黄岩各宾馆、酒店。每次出门之前,少女就会带上浸了黄鳝血的海绵,卖淫时冒充处女,以每次不少于3000元的价格卖淫。由于四个女孩年龄小,嫖客们通常不会怀疑。

    小琴、小兰和小荣一到台州,黄姐就对她们洗脑:“钱都花完了,没钱日子咋过?打工还不如去坐台来钱快。”

    渐渐地,12周岁的小琪的心慢慢野了。小丽告诉她,外面很好玩,一起出去看看。她很高兴地一起来了。